“你感觉到她了吗?”男子道。

“嗯,那边。”女子道。

虽然他们两人在说话,可路上那些青云门之人都没有听到。

嗯?男子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女子奇怪道。

“你感觉到了没,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男子道。

女子顿时释放出自己的灵魂力。

一小会之后,女子道:“没有啊,是不是你的错觉?在这里能有人可以跟着我们而不让我们发现?”

男子四处看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于是道:“你说得对,或许真的是我的错觉吧。”

“走,别那么多废话。”女子说完继续往前飞去,男子急忙跟上。

路上,他们偶尔会听到一些青云门弟子在说着方子轩这个名字,可他们都没有细心留意。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座山峰脚下。

清纯漂亮姑娘午后小憩

五松山。

“就在这上面?”男子道。

“嗯,很清晰,就在这上面。”女子说完就带头冲了上去,完无视五松山的阵法。

男子急忙跟上。

还没来到山腰处,他们两人就远远地看到前方坐着一个白衣青年,而在距离白衣青年二十丈远的一块平坦的岩石上则是趴着一只小雪狐。

白衣青年被他们瞬间无视了,只见他们两人死死地盯着这只小雪狐,同时脚步也缓了下来。

这个白衣青年就是方子轩,而小雪狐自然就是胡月仙了。

嗯?

方子轩突然心中一动,然后停下了功法,接着睁开了双眼。

奇怪了,我怎么好像感到有人走了上来的?方子轩疑惑地看了一下四周。

没人啊,大概是我的错觉吧,在青云门内,谁会无视阵法走上来呢?是我多心了。

于是,方子轩就闭上双眼继续修炼了。

“咦,这小子的感觉好敏锐啊。”男子略微惊讶道。

“嗯,确实有点意思。”女子道。

“啧啧,真没想到,小家伙居然已经是妖候初期了啊,我还以为她这么多年还是妖将境界呢。”虽然之前男子一直很心急想看到胡月仙,可当他确认胡月仙没事之后,就开始留意其他的事了,比如说胡月仙的修为。

“哼,如果她至今还是妖将境界,看我不拆了她的皮。反正都是要死,还不如死在我手下的好。”女子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她看着胡月仙的眼神明显流露出一丝温柔,跟方子轩一样的温柔。

“是是是,拆了她的皮。”男子看着胡月仙,随口回答道。

“这么多年了,这个小家伙似乎没什么变化啊,除了修为。”男子又道。

“这个小家伙,除了玩就是吃的,你还想她有什么变化?”女子道。

“也不是啊,你没看到她正在专心修炼么?这就是变化啊。”男子道。

“哼,五百多年过去了才从妖将初期修炼到妖候初期,看来她这些年还是死性不改啊。看看她的同龄人,早就已经是妖侯后期或者完满境界了。”女子道。

“是是,死性不改,可她现在不是已经变好了么,好歹还懂得专心修炼,只要她一直这样修炼下去,修为很快会追上来的。”男子道。

“修为追上来又有什么用?领悟不了法则,最终还不是死。”女子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哎,这有什么办法,你又不是不知道五行法则的参悟难度有多大的?哎,如果这五百多年有我们一直督促着她的话,没准她可以领悟一层五行法则,可现在这样,哎。”这时候,男子也终于发现这个对胡月仙来说足以致命的问题了。

“别老是唉声叹气的,听着烦。”女子道。

“是是是,我不唉声叹气。”男子道:“哎。”

说是不唉声叹气,可一想起胡月仙因为不能领悟法则而止步于妖候境界,男子不禁一阵心痛。

当初我怎么不看紧她呢?如果我看紧她的话,那她就不会跑掉,有我们看着,没准她真能领悟一层法则啊,可是现在,哎。男子不禁自怨起来。

不知不觉,太阳下山了。

方子轩睁开了双眼,胡月仙也睁开了双眼,然后她冲到方子轩身前道:“坏蛋,我饿了。”

方子轩无奈地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堆灵食,然后道:“小仙儿,你吃吧,我继续修炼。”

“不要,我要你喂我。”胡月仙张开她那可爱的小嘴巴道。

“好,好,好,我喂你。”方子轩苦笑着拿起一颗灵果放到胡月仙嘴边,胡月仙一口咬了下去。

坏蛋?看到胡月仙凌空所写的这两个字,男子和女子不禁对望一眼,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人对胡月仙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紧接着,他们又看到了胡月仙所写的下一句话。

男子和女子不禁再次你眼望我眼,既然你都说他是坏蛋了,可怎么还要他喂你?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到方子轩喂胡月仙时候那宠溺的眼神,还有胡月仙脸上那满足的神情,男子不禁道:“貌似这人对这个小家伙不错啊。”

“哼,如果他真是一个坏蛋,看我不一掌拍死他。”女子道。这时候,女子也看出来了,胡月仙所说的坏蛋并不是说这个白衣青年真的是一个坏蛋,方子轩真要对胡月仙不好,那他眼中的宠溺是什么?胡月仙脸上那得意而满足的神情又是什么?

一会之后,方子轩拿出来的那堆灵食吃完了。

“小仙儿,我们继续修炼吧。”方子轩道。

“好,我听坏蛋的,继续修炼。”胡月仙说完就心满意足地回到那块岩石上,然后继续修炼了。

小仙儿?听这称呼,男子和女子瞬间就确定了,胡月仙这个小家伙跟这个白衣青年的关系非同一般,不然怎么会把她的名字说出来呢?要知道这个小家伙虽然修为不高,可脾气却是挺倔强的,她不愿意的事没人能逼她。

三个时辰后,胡月仙跳到方子轩身前道:“坏蛋,今晚你不要修炼了,陪我睡觉吧。”

什么?陪我睡觉?男子和女子一看胡月仙写的这几个字,顿时大惊失色。

找死!

男子和女子杀意骤起。

本以为白衣青年跟胡月仙的关系很好,可现在看来,这关系好得离谱,好得吓人啊,居然都睡在一起了?

嗯?

这一瞬间,方子轩突然感到身上一寒。

“谁?”方子轩拿出灵刀,同时释放出灵魂力。

胡月仙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她急忙掉转头,然后做出一副准备攻击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