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一道道嗡鸣声在此刻响起,秦尘脚下,光芒忽然升腾,凝聚成一道光柱,将他的身影彻底笼罩。

叶子卿和云霜儿摒起呼吸,看着这一幕,皆是云里雾里。

可是此刻,秦尘的身影,依旧是看起来站在原地,但是下一刻,却是出现在一片山清水秀的山谷之间。

一步跨入山谷内,一道道雄浑的气息,在此刻浮升。

山谷内,数十道身影,此刻互相切磋,那数十人,看起来大多是青年模样,甚至几道身影,带着稚气未脱的气息。

“师祖!”

“是师祖回来了!”

突然,人群之中一道惊喜声响起。

顿时,数十道身影纷纷停下,看到秦尘,急忙奔驰而来,扑通扑通跪倒一片。

“见过师祖!”

“见过师祖!”

带来洱海冬季旅行美女文艺写真

那数十道身影,此刻神色恭敬,眉宇之间,带着喜色。

“起来吧!”

秦尘挥挥手,看着数十人,心中也是泛起波澜。

“冥渊,天青石,你们师尊呢?”

“师尊在闭关修炼,我这就去叫。”冥渊身着青衫,英眉剑目,此刻笑开了花,急忙起身。

“不必了,你们带我去吧。”

“是。”

二人此刻起身,领着秦尘,进入到山谷内。

其余众人,一一起身,此时此刻,皆是欣喜不已。

“师祖居然回来了。”

“是啊,我们这一缕魂识凝聚此地,大概等了多少年了?”

“九万多年吧?”

“没想到,师尊当年说的是真的,师祖真的会回来。”

众人此时此刻,欣喜不已。

可是伴随着秦尘离开,那数十道身影,在此刻,却是一一溃散。

此时此刻,秦尘回身看去,那数十道身影消失,忍不住默默叹了口气。

“师祖,您该有好几万年没出现了。”冥渊此刻兴奋道:“能够再见你一面,渊儿这些年等待都值得了!”

“师祖,这些年您去哪里了?难道真的如同师尊所说,您渡轮回劫难去了?”

天青石和冥渊你一言我一语,忍不住絮叨起来。

“先别说我,你们二人,现在如何,你们师祖,又如何?”

秦尘此话一出,二人顿时一怔。

冥渊哈哈笑道:“我们很好啊,师祖这次归来,再次见到我们,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天青石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对我还想隐瞒?说!”

秦尘再次道:“此地是虚拟空间,当年我与你师尊,一道花费七千年寿命,构造此地,让你们这些臭小子,一人留下一滴精血,演变成当年在渊谷内的景象,就是为了防止你们出现意外。”

“以为我现在实力低,就看不到了吗?他们都已经坐化,唯独你们二人还在。”

“可是冥渊你的精血演变成的身影,却是就要溃散了!”

秦尘认真道:“以你们二人的天赋,比你们师兄弟强不少,九万年,他们可能大限将至,消散于天地之间,可是你们二人,应该是到达更加高深的境界,九万年对于你们二人来说,并不是大限将至。”

“说吧!”

秦尘此刻神色冷漠道。

这里,是他构造的一个小空间,一切按照昔日渊谷景象布置。

那些徒孙们,出现的不过是一滴精血所化。

他们消散,代表着他们的武道生涯,走到了尽头。

可是此时此刻,天青石和冥渊二人,他看可以很明显感应到,两人气息不同。

冥渊这一滴精血,也已经是消散了,之所以还存在,是在硬撑着。

秦尘与生俱来的魂息,让二人不可能认不出他来。

可是此刻,这两个臭小子,却是对自己撒谎。

此时此刻,冥渊颤颤一笑,天青石却是忍不住道:“师祖,我与你讲!”

“青石大哥!”

“何必瞒着师祖?”天青石此刻开口道:“师祖,其实,冥师弟早已经是坐化了!”

此话一出,秦尘原本徐徐迈出的步法,在此刻停下。

霎那间,整个小空间内,一道道时空裂痕出现,山谷,在此刻崩碎。

大地在此刻宛若沸腾的水一般,一道道裂痕出现。

此地是秦尘所创,即便是十世为人,对这里,他依旧拥有绝对的掌控权。

“师祖……”

天青石此刻急忙道:“渊谷虚像,要毁了……”

此话一出,秦尘呼了口气,一切躁动,在此刻静止。

“说!”

秦尘此刻,长衫一挥,坐下身来,道:“我听着。”

身为九幽大帝之时,徒儿青云尊者,天赋奇佳,所收弟子数十人,其中当属冥渊和天青石二人,天赋最高,也是秦尘最喜欢的两个徒孙。

可是现在,第十世开启,没想到得到的第一个关于故人的消息,是死!

秦尘此刻怒发冲冠,神态冷峻。

冥渊此刻却是陪着笑脸道:“师祖,没关系的,生死有命,人生自古谁不死啊……”

“闭嘴!”

秦尘一声冷喝,看向天青石,道:“你说!”

天青石此刻噤若寒蝉,开口道:“当年师祖坐化,师尊只是告知我们,师祖肯定会再次回来。”

“这一等,将近九万年,大多数师兄弟,大限将至,纷纷坐化。”

“我与冥渊二人,天赋高一些,实力强一些,并未坐化,只是……”

“就在师祖离开后,师尊也是一心遨游浩瀚大陆,我和师弟二人,互相扶持,北冥疆国,愈发壮大,可是最终,却是引得一些宗门的觊觎,师弟被杀,而我……被封印在一处。”

此时此刻,秦尘脸色不变,稳稳坐定。

看到这一幕,天青石却是更加知道,这个时候的师祖,才是最恐怖的。

“四灵境之后,乃是地武境、天武境两大武境,度过两大武境,便可到达天元境、通天镜和化神境三境界。”

“你们二人,在我离开之际,已经是化神境,在九幽大陆,乃是顶尖实力,谁能杀冥渊?”

秦尘脸色异常冷峻,低沉道:“且不说青云尊者徒儿的名讳,我九幽大帝的徒孙,也有人敢动吗?”

秦尘此话落下,一股震荡人心的狂暴气势,在此刻轰然升腾。

那是一股无可匹敌的霸绝!

他九生九世,皆是赫赫威名的人物,在万界之中,留下名讳的响亮,身份的尊贵,无人可比。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胆敢对付他的徒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