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雪梨抿唇笑,笑里有几分小羞涩,典型的新婚媳妇模样:“很久的事呢,我会安心工作的。”

“主要是最近数据太爆,《扫天下》和《城与村》让观众见识到不同的一面,加上圈内口碑也好,谁都愿意帮,综合看下来,得上升好长一段时间。”安娜说。

司雪梨挠挠头,不知道要说什么:“那就好。”

“就这样?”安娜反问。

不过安娜早就习惯司雪梨佛系的性子,别人求都求不来的荣耀,她做到了,却只有轻飘飘三个字?

司雪梨点头:“嗯,没有辜负们的信任,我就觉得很高兴了。”

“肯定没有辜负,的可塑性还大大超出我们的想像,李磊最近高兴坏了,这可是他第一部票房与口碑并肩飞的电影。”安娜说。

以前李磊的电影只有口碑,没想到司雪梨后面会发力,人气暴涨,于是连电影也带了起来。

虽然从票房增长速度来看应该是有人在背后发力,估计是想让司雪梨第一部电影就破亿。

毕竟票房是演员实力很重要的凭证。

若司雪梨第一部电影就实现口碑票房双赢,不用想,她肯定会成为电影届的香饽饽,多的是电影剧本等她,也会侧面带动其他资源。

这发力的人不用想肯定是庄臣。

漂亮小脸蛋古典少女安静唯美写真

而且这力发得也足够巧妙,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往造假方向去,况且这也是真金白银砸下去的,称不上造假。

加上司雪梨和李磊的影响力本身就搁在那,庄臣这样做,无疑只是顺水推舟把两人推得更上一层楼。

“我也给李磊导演买了礼物,下次见面我会好好感谢他给我这个机会的。”司雪梨感激说。

真的,她很感激。

当初公布女主发布会上有人泼她脏水说她和李磊有不正当关系,那种情况下李磊还坚持挺她,她记得。

安娜真是服了,司雪梨怎么就这么谦虚呢:“们是相互成就。”

“就是啊。”幻幻搭嘴。

幻幻一直在旁边看买的礼物,她从庄园出来后没有回家,大包小包都往安娜姐办公室这里拿,昨晚出去逛街所有花费都是庄先生出的,她是白捡了一个大便宜。

“不过最近有件事比较怪。”安娜道:“司晨这人怎么跟消失了似,最近一个月连一桩通告也没有出。”

这对女星是致命的。

毕竟观众忘性快,不频频冒头,很快就会被人遗忘。

司晨肯定也知道。

幻幻接话:“我也觉得奇怪,前几天远远看见方亚彤,脸黑得跟煤炭一样,我想她肯定是和司晨闹掰了。”

“我只是担心司晨不知道要做什么幺蛾子。”安娜担心看向司雪梨。

上次舞台倒塌最后警察那边不了了之,但是安娜花了钱打听到,那事不是意外。

安娜记得当时舞台最先是司雪梨踩的那根柱子断,这“意外”是冲着谁去的,一目了然。

“没事的。”司雪梨安慰,同时她决定去一趟杨运那边,看看能不能套出什么消息来。

下午司雪梨跟着幻幻到处跑。

司雪梨发现幻幻这小妮子虽然看着醉心于各种八卦,但是每次跑通告都能把一切安排得特别好,有时候在大通告面前还会见缝插针完成其他小通告,以提高效率。

跑完几个通告,傍晚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司雪梨顾不上,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打车去杨运心理诊所。

很不巧,今天杨运没有值班,不过司雪梨一给他打电话,他便匆匆从家里赶过来。

看来,她给他制造和司晨相处的机会,杨运简直把她当成救命恩人似。

杨运进门,匆匆把白大袍穿上,将音乐打开:“躺下吧。”

“我这次上来不是为了减压的,我是有事情要问。”司雪梨站着没动,开门见山:“知道司晨最近出什么事了吗?”

杨运穿衣的动作一愣:“出事?没什么事啊?”

“仔细想想,她已经一个月没出席任何活动,这很反常。”司雪梨虽然知道司晨不可能跟杨运说任何事,但是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万一杨运知道呢。

“这倒也是……”杨运是司晨粉丝,自然关注她的动向:“不过自进组拍《神医归来》少来我这边,我也很少和她见面,就两天前实在太想她,威胁着她和我吃一顿饭,我发现……”

“怎么说?”司雪梨追问。

“她心情很不好,状态也很差,整个人无精打彩,”杨运利用自已所学的知识去判断:“我猜测她最近是遇到很重大的打击,对她来说很重大那种。”

杨运说了两个很重大。

因为司晨的状态如果不是遭受一定的打击,不会这样。

杨运问:“司晨最近是不是有亲人去世?”

司雪梨摇头:“没有。”

而且,司晨没那么感伤,一个连亲妹妹都能杀的人,会为死人难过?

所以这重大的事,一定是别的事。

到底是什么呢。

司雪梨真的猜不到。

“对了,她身体不舒服。”

杨运想起这个点,继续开口:

“那天我请她去西餐厅吃牛排,她特别喜欢吃嫩牛肉,那肉我是特意让餐厅留的,从小牛身上割下来,我以为她一定会喜欢吃,结果她碰都不碰,这菜刚上的时候,她还皱了一下眉,捂嘴,好像要吐,吓死我了。”

杨运真的很怕司晨生气。

而且当时杨运以为司晨是在反感和自已吃饭,可现在结合司晨一个月没有出通告的情况看来,司晨兴许是发生了别的事没有胃口。

肉。

吐。

作为一个生育过的人,司雪梨对这点很是敏感:“她真的一口肉也没吃?”

“是。我说换餐厅,她说不用,把她那份肉撤走看我吃完就走了。”杨运说。

司雪梨算了算她和杨运合作的时间,有一个月以上了,如果司晨是怀孕的话,不是不可能。

虽然这问题很私密,但司雪梨还是得问:“们平常那个,有做措施吗?”

“啊?”杨运觉得这问题太突兀,一时没反应过来。

“措施!”司雪梨重复关键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