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玉姐姐,公子怎么样?”

厅堂之内,云舒正听从先前公子的命令,好好看着那医家念端,此人着实可恶。

以公子那般的身份以礼相待,给足对方颜面。

而她却是这般回报公子的。

听着厅前院落的一道道轰鸣之音,感受天地间元力的颤动,云舒虽然修为有限,也能够知晓此刻公子正在与那些人争斗。

有些忧心,便是将目光看向弄玉姐姐。

弄玉姐姐如今是化神的修为,灵觉强大,应可以感知更多的东西。

“公子……似乎有恙,但对付那些人无碍。”

弄玉双眸微微眯起,灵觉扩散,数息之后,给了云舒一个回应。

又看着不远处的念端和端木容,没有多做理会。

公子已经踏足玄关,更是要踏足合道,那些人的修为虽强,但没有一个是玄关武者,故而……当无忧。

“嗯,好像又有一位强者到来!”

清纯少女长裙翩翩起舞甜美照

“玄关境界!”

“这……!”

话音刚落,云舒一颗忐忑的心稍安,又听得弄玉姐姐之言,尚未落下之心再次跳起来。

有玄关武者出现!

那可是和公子一个境界的强者。

“云舒妹妹无需担忧,公子一身实力超凡。”

“纵然敌对不过,离开此处还是没有任何问题,诸夏之间,想要强行留下公子,除非有合道强者出现。”

“我们只要将这两人看好就行了。”

弄玉近前一步,行至云舒身前,轻轻颔首,清静之气扩散,安稳不定的心神。

厅外的院落上,公子所处的战斗,她们两个无法插手,能够做的有限。

但……公子离去之前吩咐之事,还要要办妥的。

闻此,另一侧的端木容秀首低垂,虽不明白师尊为何如此,但武真侯对于师尊和自己的确不错,数年前墨家巨子身陨临淄,乃是他自寻死路。

无怪他人!

看了师尊一眼,不知道师尊此刻在想些什么。

院落之外,武真侯正在迎战强者,若然胜了,不知如何惩处师尊,若然败了,怕是也如同那位白衣女子之言,武真侯也不会有事的。

******

“界域之力?”

“世尊曾留下手札,言语这处之土有生灵妙悟虚无真空、天地万物同体的境界,一合理相,无形无相,无生无灭,无始无终。”

“今日也要让你见识一下世尊正法!”

那赤足光头之人感受十方寰宇压迫之力,又细细体悟天地黑白变迁,神情不自觉凝重起来,这等掌天控地之法,就是在世尊秘典之中,都是重中之重。

非妙悟罗汉之力,不可得。

朗声而落,双手再次掐动印契,连带身后的丈六之佛光形体都为之一动,巨大的双手一如先前,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光头之人亦是催动体内玄妙之力,感受虚空束缚之力、头顶磨灭之力,面上一缕缕金刚正容隐现,下一刻,一道金色的霞光以己身为中心,向着四周极尽扩散。

“入我法界!”

“尊我法门!”

“天上地下!”

“唯我独尊!”

一股如同天地失色的浩瀚领域之力扩散开来,强行挤压天地失色之力,开辟出一座金色梵音之地,字印记闪烁不绝,其人背后的丈六佛光更为之大盛。

转瞬之间,便是将整个巨大的院落一分为二,六位农家长老有三位处于天地失色的领域之内,又有三位处于金色的佛光领域之内。

“好强!”

深处佛光领域内的三位农家长老,周身压力尽皆不显,一身实力再度归来,虽受了不少伤势,但六人本源交融,并无大碍。

一念而觉,连同身处于玄清子领域内的三人,强行汇聚强大之力,六色玄色光幕仍旧垂落在玄清子头顶之上,只剩下对方的灵觉化神虚空而立,

于做到这一切的那赤足光头之人,农家六人甚为惊讶,这就是玄关武者的实力,绝对有实力可以和玄清子一较高下之人。

“有点意思?”

“还有什么手段?”

对方开辟出这般的一个结界,对四周天地虚空掌控力极强,灵觉感此,周清也是赞叹,那位世尊的确不俗,比起祖师,更为用心,留下诸般修行之法。

但……这个领域还不算什么。

而且先前还剩下的两百个呼吸,如今又过去一半了。

本尊体表金色光芒璀璨,尺长的灵觉化神更是随意踱步虚空,领域之力加持那道太极图上,仍旧不断容纳天地乾坤之力,消磨对方的实力。

“法界定印!”

赤足光头之人,双手握合在身前,借助法界之力,源源不断吸纳天地之力,贯入双手之中,又是一道印契出现,双手横推,便是一股超越先前那道金刚掌印十倍之力迸出。

涌至周清跟前。

“太极阴阳!”

感此之力,周清又是一笑,身前虚空,顿显又一道混元太极图,加持天地失色之力,迎上对方的这道金刚掌印。

嗡!嗡!嗡!

虚空为之震颤,混元太极图为之不断倒退,然则……在不断倒退的过程中,却是缓缓旋转起来,吸纳对方的浩瀚压力,直接透空落在三花之上,落在本尊之上。

融贯纪数之力,再次强力冲击体内固有的牵制,一道冲撞,令的功行周天的时间,减少三五个呼吸,凝聚对方法界之力……看来要帮自己大忙了。

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对方这道攻击上迸出,余势强劲,周清体表也是开始缓缓的绽放紫韵玄光,如同未曾被外力牵制之前。

剩下六十个呼吸。

又一次阴阳熔炼对方之力,落在己身。

剩下五十五个呼吸。

……感此,灵觉化神归体,掌控一切,将对方法界凝练之力更为浩瀚的引入体内,融贯纪数之力,彻底消磨那等奇异之力。

剩下四十个呼吸!

三十个呼吸!

二十个呼吸!

“哈哈哈,今天……你们都要给本侯留下来。”

周清缓缓的抬起双手,一缕缕紫色华光涌出,极尽圆满的力量浮现,一瞬之间,再撤去天地失色之力,彻底引入那光头之人最后的残余之力。

嗡!嗡!嗡!

纪数之力运转周天,周身百脉无所不通,奇经八脉、十二正经无所不通,如同海域汪.洋一般的力量滚动在体内,神融天地,真正掌控一切的感觉真好。

微微抬起头,看着头顶的六色光幕,屈指一点,溃散于无形之中。

“这……,不好,玄清子已经恢复了实力!”

“撤!”

闪电之间,农家六位长老神色骤变,没有任何迟疑,感应着此刻玄清子周身快速攀升的至强之力,心中惊骇万分,直接收拢元力,头也不回,身形挪移,破空离去。

对于玄关武者的恐怖,农家典籍中记载的太多太多。

“想走?”

“欲要杀本侯,还想走?”

周清面上笑意忽闪,区区化神巅峰的层次,在恢复全部实力的本尊面前,跑的再快,还能够有本尊神通之法快。

一念而觉,身形瞬间出现在虚空六个方位,直接将离去的六位农家长老擒拿,挥手间,六人尽皆在一道太极图的封镇之内。

“大光头,让本侯看看你的实力!”

踏步而行,看着不远处的光头与路枕浪,虚空一道紫色掌印横出,直接落在对方身后的丈六佛光之象上,至强之力垂落。

轰!

没有半点停顿,那看似恢宏无比的丈六之佛光形体溃散虚无,连带那大光头都浑身上下为之一震,法界之力也为之收敛。

咻!

那大光头反应倒也快,感应对方身上比起先前强横十倍不止的力量,绝非自己所能敌,若然一个不好,很有可能也是直接身陨这里,和佛子一样。

挥手一抓,连带不远处的那重伤之人尽皆身化流光,消失不见。

“想这么容易就离去?”

双手合十,金色的纪数之力涌动,一柄形体同鹰魂之剑一般无二的存在沉浮于身前,屈指一点,瞬化离弦之光,消失在远方。

噗!

呼吸之后,应声而起,鹰魂之剑有所得。

不知为何,周清现在倒不想要杀路枕浪了,山东诸国留下这么一个人,也许会给自己别样的惊喜,上一次……为自己送来火云芝,这一次为自己送来农家长老。

不知下一次又会送来什么。

换上一位墨家巨子,一切就说不准了。

“来人,铁链锁了!”

太极图化作磨灭之力,将六人身上的百脉、丹田彻底崩溃,向着不远处看了一眼,自有侍者近前,跪立一语,连忙应道,将此六人擒拿下去。

而后,深深的呼吸一口气,今夜之事,倒有点意思,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招的?

为何先前没有察觉?

农家竟然有手段可以短时间限制自己的手段!

农家!

自己还未出手,他们倒是找来了,还一下子出动六位化神巅峰的长老,这次他们损失六位长老,不知是否心疼?

还有咸阳的那位,别说对于这些一概不知道,此行归于咸阳,也得好好的一算。

当然,还有眼下的那医家念端,欲要谋自己,自是要付出代价。

脚下紫光闪烁,复归厅堂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