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飞翼听到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没想到苏璃音损起人来的功夫也不弱。

倒是个妙人!

而其他人同样有看笑话的成分,所以舒昀雅当下有些挂不住脸,咬牙切齿的指着苏陌凉,却又说不出话来。

侯芷筠见舒昀雅知道得不多,也懒得刨根问底,再度将矛头对准了苏陌凉,“看样子,你们两个从头到尾都是招摇撞骗的骗子,既然如此,我飞雪楼理应为民除害!”

说着,侯芷筠便是朝苏陌凉袭击而去。

君颢苍见此,眸光一寒,顿时迎面而上,抽出家伙就跟侯芷筠干起来。

看到这里,无踪剑派的赵长老也坐不住了,一个挥袖朝苏陌凉袭击而去。

苏陌凉见至尊帝灵师双双出手,不得不往后急速闪避。

观众席上玄冥圣殿的方向,一位紫衣男子见至尊帝灵师竟是亲自围剿,心急如焚,急忙朝坐前排的长老恳求道,“贺长老,我愿将之前在圣殿试炼中拿到的黑虎血孝敬您,但能否求你出面阻止这场战斗?”

之前他获得黑虎血,惹得不少人眼红,就连带领教导他的贺长老,也是明里暗里暗示他交出来,但他舍不得将自己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宝贝拱手让人,所以一直装傻。

就因为如此,他还遭到贺长老和同门弟子不少刁难。

清新干净美女皮肤白净通透唯美图集

如今,看到苏陌凉有生命危险,他才坐不住了,不得不忍痛割爱,献给贺长老,希望他能出手帮苏陌凉一把。

贺长老没料到这个倔强得不肯示弱的少年,会突然松口献宝,诧异的挑起眉头,看了他一眼,“突然这么大方,你认识这个苏璃音?”

紫衣男子知道就算否认他也不会信,索性点头承认,“是,弟子以前与她有些交情,还望长老看在弟子和黑虎血的份上,保她一命。”

“景烨龙,你在说什么痴话!苏璃音得罪了那么多大势力,都想要她死,我师父就算实力超群,也没必要为了你和黑虎血得罪这么多势力啊!更何况,之前想要你的黑虎血,你死活不肯给,现在来献殷勤,不觉得晚了吗?”这时,坐在贺长老身边的棕衣男子投给了个景烨龙不满的眼神,讽刺的冷嗤道。

而这位紫衣男子正是当年四大古族中飞龙古族的飞龙世子,景烨龙。

当初,他为了参加云巅之战,在北灵界认识了苏陌凉,还与她一起进入洞府探过险,一起并肩作过战。

最后,在云巅之战的决赛上,苏陌凉被九大门派针对,他看不过眼,帮忙说话,因此得到了玄冥圣殿的赏识,才歪打正着的加入了玄冥圣殿,来到了天圣皇朝。

只是没想到,再见她,她的处境竟是跟当初云巅之战的那一幕有些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她这次变本加厉,不仅得罪了九大门派,还得罪了天圣城的八大家族,甚至皇室在内。

所以,景烨龙为苏陌凉揪心的同时,也忍不住感慨她惹事儿闯祸的本领儿是越来越厉害了。

不过,也能理解,像她这样天赋卓绝,出类拔萃的妖孽,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

就算她不找别人的麻烦,别人也会找她的麻烦,她总不至于在小人面前做小伏低,委曲求吧。

况且天才向来是有些骨气和心气儿的,如果这些都没有了,估计也成不了天才了。

这样想着,景烨龙释然,但心里的担忧却越来越强烈。

“是,我知道我以前不对,但如果贺长老肯帮我这一次,我愿做牛做马伺候您!以后只要您开口,不管多难多危险,我一定替您去办,绝无二话。”景烨龙知道想要劝动贺长老不容易,不由得加大了利诱的力度。

说来,景烨龙曾经也为自己是个契兽师而感到自豪,心中也存了份属于天才的骄傲,但自从进入玄冥圣殿,他才知道没有背景,光有天赋也是寸步难行。

特别是他这种从下位面来的弟子,与天圣皇朝本地的弟子相比起来,总是要矮人一头。

而且飞龙古族在九幽之域或许称得上大势力,但在这里什么都不算,也拿不出玄冥圣殿需要的那些名贵稀有的宝贝来。

所以,他多半是被放养和排挤的对象。

经过这些日子的修炼,他尖锐的棱角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慢慢磨平许多,甚至面对这些掌握着实权的长老和有着背景的弟子,他都不得不低头隐忍。

但他就算低头,还是惹来了不少人嬉笑的嘲讽,“啧啧啧,景烨龙,你该不会是对那女子有情吧,为了保她,居然要肯把自己给卖了,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痴情种呢。”

“只是可惜,你运气不好,偏偏喜欢上了个不会审时度势的蠢货,注定是个悲剧。”

“说到底,只怪他平时特立独行,不爱与人交往,也愿不加入我们的派系,现在连个帮他的人都没有,也是活该。”

“不过话说回来,还难得看他这么低声下气,我倒是要感谢那个苏璃音呢。”

看到周围不少弟子看他的笑话,景烨龙心中愤恨,满脸青红几欲滴血。

至于贺长老听了他的许诺,倒是有些心动,淡淡回道,“你也知道,想要保她一命,可是要与天圣城所有势力为敌,我总不至于为了黑虎血把自己的职业生涯,甚至性命都交代出去吧。不过,我倒是可以让她留个尸,给你亲手安葬她的机会,你看如何啊?”

景烨龙听到这话,当下气得怒目圆睁,“贺长老,她还没死呢,你就在商量着她的身后事了,未免太过分了吧。”

“哼,你别不识抬举!她今天注定一死,让她死得体面,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不要得寸进尺。”贺长老怒喝道。

其他弟子听了景烨龙的话,只觉得可笑,“难道他还以为苏璃音能活下来吗?真是死脑筋!难怪和那苏璃音是相识,都是不识时务的东西。”

景烨龙遭到大伙儿的奚落和白眼,心里气到极点,但又没办法发作,毕竟他实力有限,在天才云集的玄冥圣殿根本没什么地位,也说不起什么话。

可是,就在这时,观众席忽得掠出一抹身影,一下子挡在了苏陌凉的跟前,接下来赵长老的掌印。

待众人看清楚来人身份,都是大吃一惊!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