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不给给谁?不是要给妈妈买超市吗?看看,钱够不够。”

席正梃说着,打开尹婉竹的电脑,登陆网上银行,输入账户和密码。

“密码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席正梃道。

尹婉竹却是瞪着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余额。

一、二、三、四……八!

尹婉竹在心里默数,然后震惊不已的看向席正梃。

“八位数!正梃,八位数是多少钱?”

席正梃直起身子,揉揉她的脑袋:“一千多万,比我预计的好一点儿。”

尹婉竹一脸呆滞的看向他,无意识的喃喃:“一千多万?一个月的收入?”

这个时候,尹婉竹对钱完全没了概念。

她不清楚一千多万是多少钱,可又意识到,这是很多很多钱。

可这么多钱,席正梃竟然直接给她。

咖啡配面包吃早餐美女舒适悠闲时光

还给得这么云淡风轻。

再一次,尹婉竹意识到自己和席正梃之间的差距。

怪不得当初方芮很生气她竟然为了一百万把自己给嫁了。

于方芮而言,大概一百万就跟她尹婉竹眼中的一万一样,随便一个人都能拿出来的。

席正梃不知道她心里的千头百绪,点点头:“嗯,这只是Z国区域的收入。”

“嗯?”尹婉竹回神,讶然的盯着席正梃。

席正梃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道:“我已经让人着手将WZ品牌推向国际,将来WZ会走出国门,像迪奥、香奈儿一样风靡全球。”

“……”顿时,尹婉竹的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

这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

这一千万,她已经觉得很多很多了。

席正梃的意思是……以后会有更多更多的钱打进这张卡里?

席正梃被她惊讶的小表情逗笑,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嗯,到时候,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中国有位’婉竹小姐’。”

“正梃……”

此时此刻,尹婉竹心血澎湃,满满的情绪都堵在喉间,她似乎有很多话想对席正梃说,可是除了唤他的名字,她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席正梃笑:“这么感动,不如亲我一下?”

尹婉竹抬头,在男人的唇边轻轻的吻了下:“谢谢,正梃。”

虽然尹婉竹生在一个不算富裕的家庭里,父亲尹振兴也很不争气,但尹母给了她满满的爱。

可席正梃对她的疼爱,更是超出了她的认知。

她是真的很感动。

“我们是夫妻,不需要说谢谢。”席正梃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

看见尹婉竹的第一眼,席正梃就在想,如果他这辈子一定得找个人结婚,那个人一定是她了。

过了没几天,他就如愿的将她变成了他的妻子。

尹婉竹没说话,只是伸手抱住男人。

深感自己颇受老天眷顾。

……

接下来,尹婉竹便开始一边码字,一边着手买店铺的事情。

席正梃特别的周到,帮她选了五个不错的地址,让她做决断。

尹婉竹又回了趟尹家,让尹母自己选。

尹母笑得合不拢嘴:“正梃要给我买门面?”

尹婉竹含笑点头:“嗯,他不想太辛苦。”

WZ品牌,尹婉竹根本就没出力,也就是席正梃给尹母买的。

尹母笑:“看来正梃是真的对好。”

所以才会爱屋及乌的关照到她这个丈母娘。

“嗯。”尹婉竹笑。

最终,尹母选了家距离尹家很近的选址。

尹母开心的送尹婉竹出门,碰见邻居便炫耀:“我女婿给我买了家超市,两百多平呢,我现在终于不用看人脸色,给别人打工了。”

“恭喜啊,婉竹真是有出息,也是终于熬出头了。”

那些人表面恭喜恭喜,实则心里很是不甘。

人都是这样,见不得人家好。

而且尹振兴那么不争气,却不想生的女儿倒是给力。

一对比,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尹婉竹脸上带笑,却抿着唇角。

便又听到一位大妈说:“婉竹,现在出息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妈妈该搬家了吧?我们这小区又老又旧,肯定要搬去更好的房子。”

尹母看了眼说话的大妈,一脸的得意:“那是,婉竹说了,过段时间就给我换房子。”

“恭喜恭喜啊!”

尹婉竹和尹母走出小区,尹母那叫一个扬眉吐气,一脸欣慰的看着尹婉竹。

“女儿啊,真是给妈妈争气。”

尹婉竹有些为难的看着她:“妈,房子的事……”

尹母拍拍她的手:“傻孩子,我故意说给她们听呢,现在出息了,妈妈高兴。

妈妈没有为难,变相要帮我买房子的意思,和正梃的心意,我都感受到了,我现在住这里蛮好的。”

尹婉竹点头。

其实她心里是有打算的。

等她赚到稿费,存够钱就给尹母换个条件好一些的房子。

花席正梃的钱贴补娘家,她实在是没脸。

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了,估计更不喜欢她了。

现在想想,这么着急用WZ的盈利给妈妈买超市,真的不是明智之举。

只是她自己住在那么好的别墅里,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而她的母亲却在商场里对着别人点头哈腰,她实在是过意不去。

好在,尹母是真的疼她,不会为难她。

真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妈。

选好了超市的地址,接下来就是着手购买和装修、进货。

席正梃让余可飞跟进这件事,尹婉竹简单的和余可飞说了下要求,其余的事情,余可飞自然会处理好。

尹婉竹依旧每天码字,并且开始思考毕业论文要怎么写。

又过了两天。

尹婉竹在房间里码字,很专注,席正梃进了书房,她都没有发觉。

席正梃没出声,在沙发上坐下来,眸光专注的盯着她,唇角一点点的溢出笑容,眸光柔和。

尹婉竹伸了个懒腰,转动脖子的时候,看到了沙发上的席正梃。

她一怔:“正梃,什么时候回来的?”

说话间,她又转头看了眼窗外:“呀,都天黑了!”

南城的冬天,大多数时候天空都是雾蒙蒙的,所以就算是白天,尹婉竹也习惯开着灯。

窗外已然暮色四合,她都没发现。

席正梃对着她招招手:“老婆,有个坏消息要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