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山河有些不解,他正汇报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是大族长却让他看一份消息。

什么消息?能有药神谷的药神令重要?

可是,当洪山河看了一眼那份消息,顿时惊呼一声:“仇千杀!这个煞星怎么来了?”

大族长道:“今天才接到的消息,仇千杀在东海省深城码头,杀了一名渔民后,前往深城市中心。并威胁深城市中心的官方负责人,向林云传话。”

“一天后,在深城市南屏山,与林云一战。如果林云不来,他将大开杀戒。”

洪山河眉头深皱:“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

大族长道:“这消息是昨天晚上龙组的人连夜传回来的,龙十一他们已经带人赶去了。”

“林云呢?他收到消息了吗?还有,他是什么反应?”洪山河问。

大族长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现在,差不多应该收到消息了。”

洪山河担心的说道:“仇千杀这个煞星,肯定是为他弟子报仇来了。当年姜若拙也只胜了他半招,这次他重返华族,还有谁能制的了他?”

“那小子就是个祸害!”洪山河虽然从未和林云见过面,但却是对林云已经有了很深的成见。

大族长忽然笑了:“洪老,凡事都有两面性,你的目光要看远一些。还有,如果你无法保持心平气和的看待问题,你会出现很多不应该出现的失误。”

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

洪山河不解道:“什么意思?一个药神令已经够咱们头大了,现在又多了个仇千杀,这是要把整个华族搞乱吗?”

大族长摇头:“其实仇千杀这次来的挺是时候,对咱们来说,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

“好事?怎么可能!”洪山河差点被气笑了。

大族长道:“洪老啊,我说了,只有你心平气和的时候,才能看的更远,才能把问题想的更明白。”

洪山河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冥思苦想,可实在想不出仇千杀此来,怎么会成了好事。

“族长,你就直说吧,我这会很难静下心来。”

大族长笑了笑道:“其实最难解决的是药神谷的药神令,毕竟半个武道界的武者,根本无法控制。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

“但是,仇千杀这一来,却反而帮咱们解决了药神令。如果不出意外,现在那些接到药神令的武者,应该都会暂时观望,等待着仇千杀和林云那一战!”

“你想,那仇千杀凶名远播,三十年前就已经杀的华族武道界闻风丧胆,当年燕南天闭关,华族只有姜若拙能制的住他。”

“三十年后仇千杀卷土重来,燕南天依旧闭关,姜若拙成为我华族战神,不能轻动。试问整个华族武道界,还有谁能制的住仇千杀?”

“那些武者们,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去找林云麻烦,万一惹怒了仇千杀,他们不是白白丧命?”

“只要林云打赢了仇千杀,那时候,连天机阁的宗师榜都会出先变动,武道界之人,谁还敢去接药神令,去杀比仇千杀还厉害的林云?”

一席话,分析的入木三分,洪山河听的明明白白。

原本焦急的心情,总算彻底平静下来。

听到族长这么一分析,那仇千杀此来,当真是一件好事!

“不过,这一切都要建立在林云能够战胜仇千杀的基础上,如果林云输了,药神令怕是立刻会被执行。”洪山河道。

大族长目光深邃,声音有些缥缈:“如果林云输了,用等不到药神令了。”

是啊,仇千杀直接就把他杀了,哪还用等什么药神令?

洪山河敬了一个军礼,肃声道:“我现在就吩咐龙组成员,让他们加强戒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轻举妄动。”

“我们,静观其变!”

“辛苦洪老了。”大族长点点头道。

这一次,林云闹的真是很大,大半个武道界的武者,倾巢而出,不过,当听到仇千杀约战林云的消息后。

原本沸腾的武道界,突然偃旗息鼓了。

所有人似乎都形成了一种默契,等待着这一战的结果。

如果把仇千杀换成别的人,哪怕换成剑神燕南天,怕是都不能起到这种震慑效果。

毕竟仇千杀的凶名,是靠着当年杀的武道界血流成河,积累出来的。

血手修罗的名号,那是建立在无数尸骨上的,便是剑神燕南天,或者战神姜若拙都无法达到这种效果。

与其说武者们想要借刀杀人,不如说武者们是被仇千杀的凶名吓住了。

林云是在早上八点收到的消息。

而他,正在林州大佬蒋雄的家里。

客厅中,林云坐着,蒋雄恭敬的站在一旁。

“林大师,您大清早找我,有什么吩咐?”蒋雄客气的问。

“坐。”林云淡淡道。

蒋雄坐在林云对面,正襟危坐。

林云拿出一只白色小玉瓶,放在桌子上。

“你尝一口。”林云道。

蒋雄有些疑惑,莫非是毒药?

但是想到如果林云要杀他,下毒实在太麻烦了。

就拿起小玉瓶,喝了一口。

然后,蒋雄整个人就飘了。

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用一个爽字形容,又不太贴切。

用舒服形容,也不贴切。反正是又爽又舒服,简直到了极致,如同身在云端,灵魂儿都轻飘飘的。

蒋雄多年亏空的身体,就喝了一口,然后感觉忽然年轻了十岁,身上下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

蒋雄喝的是纯粹的灵气水啊,没有经过稀释的那种,堪比灵丹妙药!

“林,林大师,这是什么?”回过神来的蒋雄,一脸震惊的问道,他觉得这玉瓶中,很可能是一种让人上瘾的致幻剂。

林云淡淡道:“别紧张,这是灵气水,普通人喝了之后,可以消除疾病,延年益寿。”

“什么!”听到消除疾病,延年益寿,蒋雄眼睛立刻放出贪婪的光芒,就像是十几年没碰过女人的汉子,突然看到了一位绝世美女。

“林大师,您这灵气水从哪里弄来的?可以给我一些吗?对了,我愿意花钱买,多少钱都愿意!”

以蒋雄目前的身份地位,钱财和权力对他的吸引力,已经远不如以前了。

他现在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可是身体却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

没有一副好身体,就算有再多的钱,再大的权力,又有何用?

这也是古代帝王,一味追求长生的目的。

可是,他们追求的长生不老药,只是一个缥缈的传说。而摆在蒋雄面前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灵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