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君阁下是在这里等我?”

咸阳宫前的巨大演武场出口所在,暗金色的玄光忽闪,身前丈许开外,一道身姿曼妙的存在徐徐显化,暗蓝色的尊贵裙衫罩体,踏步龙纹长靴,眉目惊艳。

背负至阳图腾,天地微风荡漾,柔顺的发丝随意摇曳,一根修长的金色长簪束缚,双手阴阳而握,合于小腹跟前。

正是有数日不曾见到的阴阳家东君焱妃。

“近日,天机有感,苍龙七宿有变,韩国衰亡已成定数。”

“还望武真君可以记得当日之约!”

红唇轻启,脆音而落,双眸闪烁龙行玄光,轻缓言之。

“苍龙七宿有变?”

“何解!”

好端端的,怎么天机又开始变化了?那个东西自己也看不出来,但世间奇异之力有,保不准阴阳家可以从复杂的星象之中,看出不一样的东西。

无论是什么原因,总的让自己信服。

单手负立身侧,饶有兴趣的看将过去,自从突破至化神大成之后,东君整个人的气质又有些别样的变化,也不知是真的参悟天机的缘故,还是阴阳家固有的玄功如此。

倾洒阳光早安少女惬意温暖私房照

浑身上下,一股出尘的气息弥漫,更似神女一般。

“苍龙七宿之力选中了韩非,如今其人已经入秦国久矣。”

“若然不将七宿之力取出,怕是天机运转,七宿之力会逐渐消散,会寻找重新的主人,故而,东君以为,当近期收拢韩非体内的七宿之力。”

“不知武真君意下如何!”

阴阳家入秦国,所为便是苍龙七宿,缘由武真君,已经拖延了不少时日,今日夜观天象,苍龙七宿似有变化之感,未敢迟疑,便是来此。

一丝丝晶莹的玄光涌动在东君肌肤表面,骄阳而下,更显风姿。

“当然可以。”

“你们想要什么时候抽取?”

对于这件事,的确,数月之前,阴阳家就曾与自己说过,如今再次提起,也不算意外,既然要取走苍龙七宿之力,取走就是。

“自是越快越好。”

东君面上略有喜色,回应道。

“二十天后,大秦两大文武学宫将开启,不如在二十天后如何?”

周清想了想,之前之所以没有让阴阳家的人从韩非身上取走苍龙七宿之力,一则是担心苍龙七宿的抽取会对韩非有什么影响。

二则便是阴阳家的所谋自然是拖一刻是一刻。

“可以!”

东君焱妃很快的应声道,天机的变化从来都不是瞬息万变的,而是在不知不觉间变化,区区二十天的时间,她们阴阳家还是等的起的。

“不过,说来,本君还是还有一桩事需要东君阁下助力。”

“据本君所知,阴阳家阳脉八咒之内,曾有一门封眠咒印,东君阁下应该会施展吧?”

今日在咸阳宫内遇到东君,倒是令周清不自觉响起另外一桩事,细细一想,心中一动,再次深深的看向身前的东君焱妃。

“武真君有何吩咐?”

东君焱妃倒也直接,明眸直视周清。

“哈哈,知我者,东君也。”

“可愿随我前往国狱一趟!”

周清哑然一笑,而后朗声大笑,周身淡紫色的玄光涌动,踏步流光,消失在咸阳宫内,身侧,一道暗金色的曼妙之躯跟随。

不多时,彻底远离咸阳宫。

“哈哈,少将军,看来这琦红楼还是识相的。”

又是一日傍晚,王贲与蓝田大营辎重营主将马兴再次驾临琦红楼,还是熟悉的雅间位置,来的较早,酉时尚未过半。

这次由马兴亲自出面,要求相召琦红楼的花魁赤练,出乎意料,那琦红楼的掌事虽有些迟疑,但还是点头应下了,而且言语,赤练花魁很快就到。

归于雅间之内,马兴畅然大笑,既然琦红楼没有多言,而是将赤练花魁直接送来,那么,也当无碍,先前是他们多想了。

“听说这赤练花魁,乃是独特之人,陪酒不过夜,失礼不。”

“我倒是要看看此女是否真的如传言那般!”

王贲面上仍旧丝丝冷酷之意回旋,单手持着酒樽,轻轻抿着,既然这琦红楼的掌事识相,那么,自己不介意给他们这个面子。

当然,只要接下来这赤练花魁好好的陪侍自己,至于传闻中的所言,王贲嗤之以鼻,既是风流雅韵之人,那等虚名,沽名钓誉也。

“也就只有少将军,才能够享受那般极品。”

马兴亦是为之一笑,一个区区女子,不算什么,只要少将军与蒙氏一族之间,没出什么乱子,就是最好的结果,不然,自己夹在其中,绝然落不了好。

咚!咚!咚!

话音刚落,豁然,一阵清脆的敲门之音而起,感此,雅间内的二人相视一笑,对着身旁的马阳看了一眼,马阳拱手一礼,近前拉开房门。

入眼处,便是一位身着艳丽赤红裙衫的女子,眉目如画,精致无双,秀发梳拢凌云髻,一支珊瑚翡翠宝石风簪斜插。

单手持一卷锦帛,脚踏凤纹绣鞋,身后跟着两位同样姿容重伤的侍女,马阳认得对方,正是昨夜在琦红楼起舞的花魁赤练。

马阳伸手一礼,那花魁便是点点头,莲步轻盈,三人行入雅间之内,随后,雅间的房门便是被关上。

“奴家见过二位将军!”

柔声脆语,空灵悦耳,近前屈身一礼,裙衫摇曳,姿态迷人,映衬着王贲与马兴二人的眼中,不由的二人再次相视一眼。

“坐!”

王贲单手指着自己身边的软席,那里仍有空位。

“谢将军!”

赤练花魁起身又是一礼,随后,仪态规矩无比的近前,随着又是近身一礼,跪坐在王贲身侧,随后,持过条案上的白玉酒壶,白皙的秀手而动,潺潺酒香扩散,斟满酒樽。

“听说你陪就不过夜,失礼不。”

“前一句,本将军倒是明悟,不知后一句是怎么样的一个失礼之处?”

佳人在侧,鼻息间满是充斥着馥郁幽香,令的王贲这等许久不曾品尝美味的性情汉子欲火而生,大手深处,顿时揽上那柔软的腰肢。

只是,单手尚未触及那若隐若现的晶莹肌肤之时,却是见身侧的佳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座位,归于先前的下首所在。

“失礼了。”

轻言之,屈身一礼,惊艳的姿容上,神情不变,反而还隐隐的带着一丝笑意。

“哈哈哈,坐!”

王贲朗声大笑,想不到此女还真是有些泼辣性情,自己的身份对方应该知晓,虽如此,也是如此,还真是有胆量。

自己最欣赏有胆量的人。

“谢将军!”

赤练徐徐近前,归于位置之上。

“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本将准备知会咸阳令,将琦红楼这等风雅之地拔除。”

“不过今日见花魁一面,本将觉得,如果花魁肯为本将一改陪就不过夜、失礼不的规矩,本将保证,琦红楼在咸阳会过的很舒服。”

“你觉得如何?”

又是一缕缕涌入鼻息的幽香,简直勾起人体最深处的,近在咫尺,但此女还有些强硬,王贲轻笑之,单手持着那刚被斟满的酒樽,晃动一二。

语落,对着条案对面的马兴看了一眼,呼吸之后,马兴嘿嘿一笑,从座位上起身,拱手一礼,带着马阳离开雅间,守在雅间之外。

今日,少将军倒是有口福了。

“将军这是要以势压人?”

“怕是不合秦国法理吧?”

修白的双手交织在小腹之前,裙衫叠浪,脆语连绵,头颅微转,迎着王贲看过来的炙热目光,怡然无惧,绝美的笑意再次流露,回应着。

“本将怎敢违背秦国法理!”

“违背秦国法理的是琦红楼,本将得知消息,琦红楼似乎同山东六国的游侠势力有过接触,根据王令,同游侠接触者,均斩之!”

王贲只手再次探了上去,下一刻,触手温润,滑腻可人,见其没有躲避,神情大悦,微微用力,便是将那佳人之躯靠近些许。

更加感受那之前未曾感受到的兴奋之感。

一息之后,看着那佳人周身的盛装,另一只手用力,直接将那艳丽的裙衫外衣撕成粉碎,绽露其内如雪的大片肌肤,膺衣外显,楚楚动人。

轰!

“蒙将军,您不能……。”

刹那间,正在王贲准备有下一步动作之时,雅间那精致的房门陡然破成粉碎,一位身披苍云重甲的汉子大踏步走进其内。

身后跟着气息低迷的马兴,口中凄厉之音而起,欲要拦阻,终究无力。

“蒙恬,是你!”

“你想要做什么?”

身披苍云重甲,腰腹锋芒长剑,鹰盔束发,略显黝黑的方正容颜上,此刻满是愤怒,就那般静静的立于王贲所在的条案之前。

那里,赤练花魁艳丽的裙衫被撕成粉碎,大片的肌肤外露,整个人蜷成以对,眉目酸楚,晶莹的眼眸深处,更有点点泪水落下。

如此,更是令蒙恬心生怒火。

而对于王贲来讲,蒙恬此刻兵甲着身出现在琦红楼,更是出乎自己的预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是。

神情难看至极,撇着房门出的马兴等人被打伤,整个人豁然站立而起,丝毫无惧蒙恬。

“赤莲姑娘,你没事吧?”

无视王贲的存在,蒙恬近前一步,伸手一拉,旁侧的浅红色纱幔入手,挥手间,落在花魁赤练的身上,笼罩其外显的玲珑之躯。

“蒙将军,救我!”

见到蒙恬的出现,那一直沉默不语的花魁赤练,仿佛找到了救星一般,动人的美眸深处,滚热的泪水低垂,随意的披上那浅红色的纱幔,从条案后起身,行至蒙恬跟前。

柔软的手臂径直环绕上去,满是低沉的哭泣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