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人说话这会儿,上面又掉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来,砸进血池中,血水飞溅。

血池表面浮起淡淡的血色雾气。

夕兰也砸在地上。

她打量下四周,迅速起身……

初筝冲出去就是一脚,踹在她身上。

“初筝!”

夕兰恼怒,屈指成爪,反手攻击初筝。

两人在血池边过上招。

血池上的雾气越来越浓,初筝眼前仿佛就只剩下那血色的雾气。

血池中央,一个黑色的轮廓,逐渐显露出来。

“哈哈哈哈……”

狞笑声从雾气中传开。

气质美女飘逸长发优雅长裙漫步林间唯美写真图片

那声音幽幽的传远。

仿佛是从地狱里传来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大人!!”夕兰第一时间转身,满脸的惊喜。

大人真的出来了!

“汝是何人!”

那个黑色的轮廓晃动,轻飘向夕兰的方向。

夕兰激动的看着,像信徒终于等到自己的神明,虔诚崇拜尊敬。

“大人,我是您的追随者。”夕兰虔诚的低下头。

她膝盖微弯,眼瞧着就要跪到地上,下一秒她整个人突然往外飞去。

有什么东西拽她……

可是是什么,夕兰完不知道。

只感觉胳膊和脚都有使不上力气。

拽她的东西,将她拉上高空,然后猛地放开。

夕兰身体嗖的一下往下跌落。

夕兰脸色阴沉,稳住自己身体,后背破空声响起,危机使她身的汗毛竖立起来,下意识的甩出一道攻击。

电光火石间,她看清是谁攻击了自己。

初筝!

这个该死的女人,这个时候竟然打扰自己和大人交流。

该死!

眼前血色的雾气越来越浓,夕兰视线受阻,只能凭着直觉攻击。

夕兰蓄积力量,准备给初筝致命的一击,然而下一秒,她面前的雾气散开,那道攻击直奔血池凝聚起来的黑影过去。

夕兰脸色巨变。

血池上的黑影猛地晃动,攻击落在血池中,溅起一地的血水。

“放肆!”携裹怒火的呵斥,振聋发聩。

“大人!”夕兰脸色吓得苍白起来:“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是……”

夕兰打量四周,哪里还有初筝的影子。

“汝就是如此追随本尊?”杜回冷笑。

“不是。”夕兰急切的辩解:“刚才有人攻击我,我不是想攻击大人。”

“哦?”

杜回音调拖长,显得有点阴阳怪气。

“人呢?”

人……

她刚才还看见人,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夕兰心跳如擂鼓,小心翼翼的问:“大人,您刚才没看见吗?”

“看见什么?”杜回明显有些不耐烦:“汝是在耍着本尊玩儿吗?”

“……”

不可能啊!

当时她就站在那边,大人怎么可能没看见。

“大人这里还有别人,您真的没看见吗?您相信我……”

黑影轮廓越来越有人形,此时已经有四肢,他抬起手,微微的往下一压。

夕兰的话顿时卡在嘴边。

“汝是怀疑本尊?”

杜回心底很不爽,这是哪里来的追随者,竟然敢质疑他。

他没看见就是没看见!!

“不敢……”

感受到杜回散发出来的威压,夕兰声音发颤,连直视杜回都做不到。

“哼。”

夕兰脑袋压得更低。

心底将初筝大卸八块,也好奇初筝到底是怎么做到,没有让大人发现……

“大人!”夕兰忽然抬眸:“您能感觉到这附近,有和您非常相似的力量吗?”

初筝身体里有大人的力量,大人肯定能感觉到。

杜回这次沉默一阵。

他确实是感觉非常熟悉的力量,就好像是从他身体里分裂出去的一样。

就在这附近。

离他很近很近。

可他就是看不见。

此时初筝和雪渊就站在不远处,他们四周交织着银色的细线。

雪渊有点好奇的打量这些细线。

“这是什么?”

“线。”

他当然看得出来这是线,可这是什么线?

雪渊:“什么线?你的本命仙器?”

“本命仙器?”

雪渊狐疑:“不是?”

初筝:“不是。”

雪渊:“……”

不是本命仙器,那是啥?

这么厉害的,杜回那个老匹夫都看不见他们。

雪渊眸子滴溜溜的一转,忽然有点跃跃欲试。

完顾不上银线。

“你说我现在过去打他,他能发现我吗??”

“你想打他?”

“嗯。”

小狐狸狂点头。

怎么不想打。

老想打了。

“为何。”

“哪有什么为何,本尊就是想打他。”雪渊赤红的眸子里满是理所当然。

“……”初筝沉默两秒:“你打得赢?”

雪渊顿时炸毛。

“你看不起谁呢!本尊打遍天下无对手,会打不过那个老匹夫,你开什么玩笑!”

初筝视线在他身上转悠一圈。

仿佛是在说:你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还打遍天下无对手?

雪渊气得跳脚:“我告诉你,你少瞧不起人,要不是之前你趁我力量衰弱,我会怕你?”

趁人之危。

算什么英雄好汉!!

臭不要脸!

初筝冷漠脸:“你不是人。”

雪渊:“……”

初筝伸手拉出一根银线,将它绕在雪渊爪子上:“去吧。”

雪渊只觉得爪子有点凉。

那条银线正渐渐隐没在空气中,完寻不见踪迹。

“这就可以了?”雪渊有点狐疑:“你不会故意害我吧?”

初筝睨他一眼:“害谁也不会害你。”

我不想活了吗?

好人卡是能随便害的吗?

雪渊:“……”

雪渊垂下头,那句话仿佛魔音一般,不断在耳边响起。

心跳加快。

扑通扑通……

雪渊心底莫名有点慌乱,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反正就是……

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哎。

雪渊不敢看初筝,往杜回那边飞窜过去。

雪渊如果此时回头,就能看见,初筝难看的脸色,以及脸颊上不断渗透出来的汗水。

她身体微微晃动一下,有些脱力的往地行滑去。

雪渊接近杜回,杜回当真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和夕兰说着话。

“汝既然是吾的追随者。”杜回声音低沉:“那就将身体献给吾。”

夕兰眸子瞪大,似不可置信:“大人……”

“怎么,汝不愿意?”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