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辛辛苦苦,拼了老命从黄泉路里获得的传承,结果却被这群老不死当成了他们九大门派的宝贝。

若是让苏陌凉知道了,估计会气得吐血。

只是眼下的她无暇顾及其他,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战斗。

所以,刚才那一掌她毫不保留,直接动用了神纹的力量。

而白妙清这个层次的对手,哪里抵挡得了神纹的威力,当场吓得惊恐万状,难以负荷的往后躲避。

苏陌凉见她被碾压得惊慌失措,不屑的冷笑一声,“不是要趁我受伤,宰了我祭奠长公主的在天之灵吗,你躲什么躲啊?这样胆小无能,也妄想替长公主报仇吗?哼,告诉你,我就算受了重伤,杀你们也不过是动动手指头而已!”

“苏陌凉,你不能杀我,我是白家的顶尖天才,你杀了我就是与云楼暗域为敌,你以后永远别想跟帝尊在一起,永远别想回云楼暗域!!!”白妙清从未感受过这等恐怖的威压,当下知道,苏陌凉要杀她,的确犹如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所以生死关头之际,她只有将云楼暗域搬出来吓唬她。

而苏陌凉听了,却是失笑着摇头,瞳孔有锋利无比的冷芒射出,霸道的声音掷地有声,“云楼暗域都已经认定我是杀害长公主的凶手了,多杀一个白家弟子又有何妨?更何况,区区白家还代表不了云楼暗域!我要是想和君颢苍在一起,别说白家,就连整个九幽之域都阻不了我!就凭你,也想拿云楼暗域,云楼帝尊来威胁我,你还不配!”

说罢,苏陌凉眸光一厉,一个挥手,顿时让空中的神纹掌印重重拍下,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白妙清顿时被拍成了一滩血水,连个尸都没有留下。

毕竟那是神纹掌印,其中蕴含的力量何其可怕,哪里是初期至尊君灵师能够抵挡得了的。

所以,看到这一幕,江昱瑾和秦峰羽都是一阵心惊肉跳,面色顿时变成了青灰色。

他们跟白妙清一样是初期至尊君灵师,难以想象刚才那一掌要是落到他们身上,怕也会是这样凄惨的下场。

清純唯美秀麗姿誘人

想到这里,江昱瑾深受打击,再也没了刚才的傲气,满目惊骇的盯着苏陌凉,“你——你——你竟然会神——神纹功法!”

江昱瑾身为顶尖天才,向来骄傲自负,此刻竟也惊惧得说不清话了。

他还记得,当初他和晏凌坤几位顶尖天才,对苏陌凉上前研究洞府神纹的举动一直冷嘲热讽刺,不相信她会感悟出神纹,但哪想到人家不但能感悟出神纹,并且还成功修炼了神纹功法,能得心应手的用于战斗。

可笑的是,大家那时候都以为只有尤雪倾和玄丹古族的左芊漪有感悟神纹的资格,纷纷奉承讨好,赶走苏陌凉,为她二人腾出地儿来。

他江昱瑾甚至还低声下气的拜托左芊漪感悟神纹,却被当众打脸,最后还被焚血天城的弟子嘲笑云楼暗域拿不出能够感悟神纹的天才来,让云楼暗域的弟子颜面扫地,抬不起头来。

可是谁知道,他们的云楼帝妃就是名天赋异禀的神纹师啊!

若说在神纹方面,相信整个九幽之域都没有人比苏陌凉更有天赋了!

此时此刻,想到自己的骄傲,想到曾经对苏陌凉的不屑和讽刺,江昱瑾只觉得自己像个愚蠢的笑话!

至于一旁的秦峰羽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人失魂落魄,精神恍惚,如今接收到苏陌凉投来的犀利的目光,更是吓得打了个激灵,如冷水浇身,浑身冰凉。

以前他对云楼帝妃了解不深,只知道她来自下位面,深受帝尊宠爱,还只当她是个靠着狐媚功夫上位,躲在帝尊羽翼下的女子。

但今日一战,他才知道,这个女人天赋可怕,实力强大,就算跟云楼帝尊相比,也毫不逊色。

这样的女子,难怪能得到帝尊的青睐。

只是,明白这一点,已经晚了,此时的苏陌凉已经被他们磨光了耐性,直接一个抬手,轰出一掌,掌印从天而落,伴随着厉吼,震荡在这片虚无的空间,霎时吓得江昱瑾和秦峰羽满脸惊恐,“好了,我实在不想看到你们这张打着替长公主报仇的幌子,想要杀我泄愤的恶心嘴脸,都去死吧!”

掌印落下,力量震荡,别说江昱瑾和秦峰羽被拍成了肉泥,就连躲到远处的卞雪楠,冉昊毓和金俊楚几人也被余威给震飞而去,摔在了地上。

至于金俊楚的几头灵兽,虽说数量多,但只是六阶和七阶君王兽,实力受限,更是抵挡不住神纹掌印的力量,当场死了一大片。

这一刻,他们才知道,挑衅苏陌凉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儿。

人家就算被九大门派的长老偷袭两次,深受重伤,也依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随便一巴掌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可笑他们之前还打算虐杀人家,简直是痴心妄想,愚不可及!

此时的卞雪楠看到苏陌凉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心下大惊,强忍着咽喉里的鲜血,不断挪动胳膊,朝远处爬去。

苏陌凉看到她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勾唇轻笑了两声,“你不是想要为云楼暗域除害吗,不是想要在平襄王面前挣表现,争夺那帝妃之位吗,赶紧站起来打啊!如今趴在地上跟条废狗似的,这样的表现可入不了平襄王的眼啊!”

听到她讽刺的声音,感受到她周身散发的煞气,卞雪楠吓得面色惨白,瑟瑟发抖,哆嗦着声音警告道,“你要是杀了我,邪风古族不会放过你,你一旦出去必定会遭到疯狂报复,连你的朋友,你的亲人,还有整个枫林帝国都会遭殃,你可要想清楚了!”

苏陌凉闻言,微微皱眉,一脚踩在了她的脸上,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她,“你是不是蠢?我连九大门派的长老都敢得罪,还怕得罪你邪风古族吗?本来邪风古族不挑事儿,我还可以息事宁人,饶你邪风古族一命,但你既然说了这句话,那邪风古族就没必要存在这九幽之域了!放心吧,他们很快就会下去见你的!”

说着,苏陌凉一个伸手,凝成冰刺,猛地扎进了她的脑袋,鲜血飞溅,脑浆炸裂,邪风古族的顶尖天才卞雪楠,陨!

本书来自